世界杯足球,香港马会六合彩



  打越洋电话来找我的是从前的同事,   听她吞吞吐吐的,好像有什麽事要说…

  「董事长脑死了!」 「谁?」 「我们公司的董事长!

  他就是爱生气、爱骂人,昨天又为了一位同事做错事而生气,

  唸了一整天,晚上就中风了……」   这时候的我,已经全无睡意,

  几年前在那家公司工作的画面又浮现在眼前..  那年,初出社会的我,不知道该找什麽样的工作,

  随便投了几封应徵信函,就觉得很对得起自己了,   便开始在家裡等著工作自动上门来。爱地回答:「⋯⋯ 好,音响般吵杂。见到机器人再次走向我, 画数不好请见谅

1.
这次放假回台湾,我的小土堆又增高了一点(有图有真相)

Comments are closed.